女中学生记 鬼故事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1970-01-01 08:00 阅读:
女中学生记 鬼故事

安凉是个初三的女中学生。

她有的时候非常自卑,因为她是一个胖女孩,她从小学习成绩就不怎么好,每当亲戚朋友,问起她的成绩,父母总是摇摇头,闭口不谈。她的成绩直到初一就改变了,安凉毕业成绩不错,以第三十五名的成绩进入城中,但安凉不知道。

几乎所有的全班同学都去了另外一所重点初中,当然包括安凉的闺蜜,柳筱筱。

“筱筱,我想跟你在一起读书。”毕业考的前天,安凉拉着柳筱筱的手依依不舍的。

柳筱筱是个学习很好的女孩子,当然她很漂亮,也很温柔,“别怕,以后你考好一点,我考差一点,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读书啦。”

不过毕业考柳筱筱失手,仅仅考了260多分,被妈妈狠狠地责骂了一顿,“你看人家安凉,之前比你差远了,现在呢!?你是不是谈朋友了?啊?”

当天晚上,柳筱筱哭着给安凉打了她们小学时期的最后一个电话,“安凉!我讨厌你!”

…………

新学期来了,班主任是个温柔的语文老师,她在说着自我介绍的时候,安凉小声嘀咕着,“我的人生所有的班主任都是语文老师吗?”因为安凉的小学班主任都逃不出语文老师这个魔咒。

“现在开始进行自我介绍。”

什么,自我介绍?我害怕……安凉心想着,手紧紧地攥着。

很快,就到了安凉,安凉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硬着头皮上了战场,哦不是讲台,“大家好,我叫安凉,我毕业于第一实验小学,我喜欢音乐,请大家多指教。”安凉的小脸已经红的不像样了,快步下了台,班主任一脸懵圈,稍稍替安凉打了个圆场。

很快,军训是能促进同学感情的,安凉很快就结识了新朋友,特别是和林希颖成了好朋友。这种过分亲密,火热升温的感情,多半是不牢靠的,很快心直口快的安凉,无意中说出了林希颖的秘密。林希颖知道之后质问安凉,“安凉你很多嘴!我讨厌你。”

…………

安凉成了年段的第三十五名,在第一次半期考之后,爸爸在考前答应她考到500分就奖励一百块钱,姐姐还是知道考试的规矩的,毕竟是城中的学姐,“考到前八十名,我就给你买漫威周边。”

漫威是安凉和姐姐都特别喜欢的,姐姐今年高三了,自然有点经济实力,所以买了很多漫威周边,安凉眼馋得很,所以一直很想要。

妈妈则没有多说,只说安凉尽力考,达到所有人的目标,想要的东西都可以买。

出乎意料的是,安凉全部达到,安凉也不贪心只要向妈妈要了一双鞋子,一套复仇者联盟(下文简称复联)的玩偶,其他一概不要。

…………

半期考过后,安凉意外进了学校的检查队,又意外的因为站了第一个,当选了队长,安凉的人生开始圆满起来,安凉每天都很开心。

…………

安凉的姐姐高考的时候,奶奶生了病,爸爸作为独子,理应回家照顾,妈妈则待在这里陪着安凉和姐姐。

其实安凉的姐姐学习成绩不错,在小学也是个尖子生,到了初中不知为何就颓废了,只上了当地一个不好不坏的高中。安凉的姐姐很叛逆,妈妈希望可以约束她,就让她在当地选了一个专科学校。

…………

安凉在暑假期间玩了一个游戏,其实很早之前,在小学的时候安凉就玩过了这个游戏,只是当时还小很快就记不住账号密码了。现在重玩,安凉只当消遣时间,安凉的网名叫旒素。

安凉速度快,很快等级就上去了。安凉只当无聊加了一个QQ群,原以为是来讨论游戏经验的人,却没想到她们都很热情,安凉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群,直到……

安凉有天无聊,在游戏里闲逛,有个叫夜雨声烦的玩家来加安凉,安凉作为一个来者不拒的人,自然默认同意。

“你好,组cp吗?”那个夜雨声烦一下就来了消息。

“emmmm……cp?”安凉飞快的回复了消息。

“是的,你可以看看。”然后那个夜雨声烦就发了几个图片,让安凉了解一下,不过安凉没有看,作为一种骨灰级玩家,怎么会不知道呢,她只是弱弱的在群上说了一句,我组cp可以不?

结果一众好友纷纷表示自己都没有cp,这是塞狗粮啊。然后聊的真嗨的时候,一个默默无闻的男孩子冲了出来,发了安凉在游戏里的形象说,“这是我cp,大家多照顾下。”

认识安凉的人都看出这是安凉,纷纷友情艾特,“安凉,你‘老公’来找你了。”安凉无语(¯―¯٥)发了一串句号,却被误以为害羞,安凉再次无语(¯―¯٥)。

藏不住秘密的安凉,悄悄告诉了闺蜜这个事情,被某些有心之人听了去,便想尽方法去找到了夜雨声烦的QQ,然后各种说了安凉的坏话。夜雨便来询问安凉,安凉一猜就知道是谁,结果到头来,却是她好闺蜜在她心头插了那么一刀。

“夜雨,你愿不愿意继续,我随你,我尊重你,我要会考了,我不会玩游戏了。”打完这话的安凉心情舒畅了许多,心里却觉得可笑,自己又和他没什么关系,何必着急解释?

对方也很快回复了,“不,我理解你的。”安凉笑了笑,果断删了他的好友。

…………

安凉开始脱离班级的活动和同学,重新拓展了许多同年级的新朋友,安凉觉得她们很好,比自己班上的同学看了太多。

不知不觉,离那事过去已经一个月了。半期考试后的家长会,安凉求爸爸来开,因为爸爸从来没有来过自己的家长会,安凉很希望爸爸来,而且这次半期考安凉考的不错。

安凉喜欢自己趴在窗户听着家长会的内容,当然她也看着爸爸的一举一动。爸爸似乎有些不耐烦,一直在低着头玩手机,安凉有些不悦了,没过多久,爸爸走出来了,说着要走,安凉的心瞬间凉透了,为什么?我的家长会你就这么不爱来吗?我不比姐姐重要吗?安凉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忍不住冲到了走廊的尽头,流着眼泪,有的同学看见安凉哭了便来到安凉身边安慰,安凉拉住了一个人,在那里哭了很久很久……

晚上安凉自己回到家里,不顾爸爸的言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拿着手机,一遍一遍翻着什么。

安凉说,“我有点累了,我很怕我睡了就起不来了,但我也想我睡了就这样起不来。”

…………

5月的天气总是热的要命。

安凉拿起手机,正准备定个闹钟睡午觉,突然有个陌生账号对她说,“我幸而有你,你能不能回来?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安凉有些奇怪,便询问了一下对方是谁,没想到竟是夜雨声烦。夜雨说了很多,细细的讲了这一个月的琐事,安凉只是听着,随手附和着几句,直到他讲到他谈了一个朋友,安凉的心跳漏了几拍,莫名的烦躁,便打断夜雨,“我有点困,睡了,午安。”

夜雨似乎有点不太高兴,等了许久才回复一个嗯。

貌似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夜雨还是夜雨,只是安凉不是原来的安凉,安凉没有告诉夜雨自己这一月以来受了多少委屈,因为无人可以依靠,安凉独自承受了多少。不过夜雨不会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一切还和平常一样,只是多了夜雨每天的问安,安凉还是依然做着相同数量的卷子,幻想着自己的生活,演练着第二天的人或事。

不过总有一天安凉的计划会被打破,安凉想都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样。

“果然,用键盘打出来的感情没有什么好结果。”夜雨起的很早,总是这样,当安凉醒来的时候,夜雨已经在发信息了。

“你在说我们吗?”

“不,我分手了。”

安凉明显吓了一跳,自然的问了一句,“你还好吧?”

“还好,”安凉都能感觉到言语里透出的悲凉,安凉安慰了他几句就去上了学。当然她心不在焉。

回到家之后安凉不好去询问夜雨什么,毕竟事不关己。

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安凉收到了夜雨的告白,生平第一次收到告白的安凉出于好心,接受了。

不过这样淡漠的感情,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不久之后在安凉考前,夜雨默默地离开了。

安凉不知为何,不住的哭了一个晚上,不停地翻看着聊天记录,不过夜雨的头像永远是灰色的,没有丝毫跳动。

后来安凉剪了十几年都不曾变过的长发。后来有人问过安凉,后不后悔剪了头发,谈了恋爱,安凉说自己从不后悔。

…………

很快,暑假悄然过去,安凉也迎来了初三的新生活。

不过暑假的时候安凉过得并不开心,爸爸似乎变了,变得暴躁异常,为了安凉玩手机的事情和安凉吵了不知多少次,安凉烦了。

再过几天就是校运会了,安凉虽然比较胖,但也有她自己擅长的项目,每天放学安凉都会留下来训练,按点回家的她,也有不小心错过公交车的时候。

那天安凉不小心错过了公交车,和英语老师一起等着,安凉和老师关系不错,可公车就是迟迟不来,老师看出安凉的着急,就瞒着安凉在班群里发了一个学生训练可能会晚点回家的通知,然后告诉安凉不要着急。

公车终于来了,安凉飞快的回到家里,姐姐坐在客厅静静地等着安凉。“怎么这么迟,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安凉老实的回答了自己在训练,没等到公交,是和英语老师一起等车的。

姐姐没有回答什么,只是打了个电话,对电话那头说,“到家了。”

训练完的安凉已经饥肠辘辘了,在她刚准备吃饭的时候,有人突然开了门,安凉习惯性出来看,只看到爸爸拿着个木棍,怒气冲冲的对安凉说,“你给我过来!每天这么迟回家是干什么!”

安凉心里很害怕,连忙跟爸爸解释,“我只是训练,我跟你说过的,等不到公交车啊,我还是跟老师一起回来的。”

爸爸已经不听安凉解释什么了,鞋子也不脱就冲了进来,安凉逃到房间里,以为自己锁上了门,爸爸在外面疯了一般的敲打着房门,突然一下安凉的房门被打开了,安凉无处可逃了,爸爸狠狠地抓住了安凉的头发,安凉只感觉到头皮生疼,爸爸然后掐住了她的脖子,破口大骂着,安凉什么都没有听见,耳边只有不断的嗡鸣声,爸爸还拿着铁钉的木棍狠狠地打在安凉身上,安凉哭的不像样子爸爸却迟迟没有停手。

爸爸愤怒的走了,安凉的校裤为安凉挡了一部分伤害,却又透过破裂的缝隙里流出点点鲜血。

安凉很害怕父亲会再回来打她,她顾不得腿上的伤痕累累,重新找了一条新校裤穿上背上自己的包,来到朋友林安忆的家里。

当林安忆打开家门,看见了这样落魄的安凉,她很心疼,“安凉…你怎么会这样啊?”

安凉很委屈的抱着林安忆哭了,“安凉别哭了,你先进来,你今晚住我家了。”林安忆一向都是这样仗义。

林安忆拿出医药箱先给安凉上了药,她没有问安凉事情的经过,因为她知道说了只是更难过。

安凉哭肿的双眼,经过冰袋的消肿之后勉强还能看。她和林安忆在一起一个晚上的时间,安凉觉得这是近几年最安稳的夜。

第二天,安凉即使再害怕,也必须回家,可她打开房门的那瞬间,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安凉疑惑地打了个电话给妈妈,电话那头机械的声音,凉透了安凉的心。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安凉马上接起,“喂,您好,是安陆的人家吗?”“对,我是他的女儿,有什么事吗?”“对不起,请你节哀,安陆先生以及她的妻子还有随行的人员遭遇了一场车祸。”

“碰——”安凉的手机砸在了地上,电话那头还在不停地喊着她,安凉听不到。

…………

安凉变了,彻底的变了,她在不久之后的半期考意外的拿了年段前十。她变了,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笑,甚至只愿意和林安忆交谈。但是她却没有因为家人离世这件事流过一滴眼泪。

中考考语文那天,安凉哭了,彻底的哭了,因为作文的题目是我和我的家,安凉含着泪写完了试卷,哭成了泪人。安凉如愿进了一中,成为了别人父母眼中的别人家孩子,但是安凉她不快乐,她也许再也不会开心了……

此文敬我的朋友安凉,愿她一切安好。

作者寄语:这种事情都有历史重叠的时候吧。我不多说什么,看大家的实感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