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鬼离奇 鬼故事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2-12 10:21 阅读:
被鬼离奇 鬼故事

宋健某是医大2016届的毕业生,他成绩出色不说,各个方面都很优秀。按照他的条件找个不错的公司上班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前途是一片光明。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却突然之间回了老家。走的时候连他最好的兄弟王全也没有通知一声。

王全为这事儿,可是生气了一段时间,可转念一想。宋健平日里什么都好,就是个闷葫芦。若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他不辞而别也说不一定,于是他决定给宋健打个电话。

手机那边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彻底让王全慌了,他又试着给宋健把了几个电话,都是同样的结果。

不必多说,宋健那小子连他的电话都不接一定是出事了。古人说的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有一年过年王全和几个朋友来过宋健的家,说实话宋健也是挺可怜的,他家住了山里,一个茅草房里就三间房,还有一个得了疯病的母亲。以前听宋健说过他小时候差点就被发了病的母亲推到家门口的枯井里活活摔死。后来村里的人看见了就将母亲制住关在了房屋里,除了送饭时候他一般不不敢开门。

王全连夜赶火车,坐了三天三夜终于到了宋健这小子的家里。不过两年之前的茅草房已经没有了,映入眼前的是一栋小洋房,可那口门前的枯井还在。

小洋房上面有招牌上写着“宋健医馆”。王全想着宋健到底是到哪发财了才毕业多久就住上小洋房,还开了医馆。怪不得丢下我就跑回老家了。

可能是因为他来的太迟了,此时医馆门窗紧闭。现在是七月的天气,不过因为在山里一阵阵风吹得他冷的直起鸡皮疙瘩。王全想总不能就这么干晾着吧,还得给宋健这小子再打一个电话才行。依旧是关机,不过没过一会儿宋健他给了短信。“哥们,我这手机出了这问题,听村里人说你来了我就猜你可能给我打了电话,我现在在外面给人诊病你在外面坐坐吧,差不多我就回来。”

王全一看时间现在才5点45分这宋健居然6点45才回来,害的他是一顿好等啊。不过这两个人也很久没见面了,看到对方还挺开心的。

宋健用钥匙开了医馆的大门,那面装潢的也真够奢华,一派欧式风格,正好就是王全喜欢的。

宋健给王全拿了白酒和一些水果放在茶几上,给自己倒上一杯带着哭腔说道:“哥们儿我对不起你,明明说好一起闯天下的。这杯酒就当是认罚了”于是他咕噜咕噜就个喝完了,一滴都不剩。

王全是怨过他,不过在怎么说来人家就现在混的这么好,若是当初和自己去大城市找一份工作指不定还不如现在呢。

于是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哥们你可不要这么说,我以后还指望着跟你一路发财呢。”

他听这话眼神迷离起来:“兄弟你真打算跟着我干?”

“当然,你这才毕业多久就回老家建房子,跟着你干一定有前途。”

宋健一听这话,拍着王全的肩膀说:“那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等明天晚上我带里参观。”

王全疑惑:“咦,我说兄弟这大白天的你不带我去非得晚上这搞什么神秘玩意儿。”

“我这不是怕你今天喝太多明早起不来吗?”宋健解释道。

就这样俩儿人边喝是边说,酒过三巡之后。宋健说家里还是装修中,房间没有多余的床。让他将就着是在沙发上过了一夜。

等到第二天王全是一睁眼,还真如宋健所说的一觉就给他睡到了下午5点多。他揉了揉眼睛看着窗外日落西山之景伸了一个懒腰。

“宋健,宋健,宋健……”这叫了几声都不见得有人应。王全猜想着这家伙不会又外诊去了吧?没人,我参观参观总可以的。

于是他怀着好奇心上二楼。这二楼里可都是房间,格调和医院一样。不过没一扇门不是被宋健锁的死死的,连窗帘也全部拉上了。

这一层楼上一点都不明亮,透窗的玻璃上面都面覆盖在摆放不齐的木板。唯一的光亮还是天光板上那个排时明时暗的灯。

王全越往回廊深处走越觉得害怕。因为他听到有一阵脚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起初还是以为是宋健回来了故意吓他来着,一转身却没什么都没有看见。心里暗想可能是幻觉,但这气氛确实让人感觉发毛,于是打了退堂鼓,打算原返回。

可是等他在转身,看着远处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吓了他一个半死,看仔细了不过就是一个根吊在房梁上的黑色绳子。

不过头上的灯有了异样,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刚才就说过这里是封闭的那么又是何处来的风?王全心一紧,害怕的动弹不得。突然头上的灯中有液体滴在了他的脸上,他僵硬着动作用手揩了揩脸,借着微茫的灯光他大骇,手上居然全是血。

灯上面突然滋生了许多的女人的黑色长发,喷涌而出。王全觉得不对劲想要逃跑,

可是手脚都被束缚住了,他就算有多大的求生意识也逃不掉了,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等到醒来他发现自己趟在手术台上,眼前一个发着白光的手术灯照着他跟本就睁不开眼。无奈只能朝周边看去,他突然之间瞳孔放大,看着眼前不仅是白色的墙上都是猩红色的血使他感到恐惧,那被一根根钢丝穿起的碎尸块,房屋黑暗墙角被掏出来的五脏六腑都他的觉得头皮发麻。

有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慢慢的用小刀割下他的头颅。等到有血溢出再到大量的血流出再到脑袋与身体彻底分离,王全跟本就没有疼痛感。

医生解开口罩的一瞬间,王全一懵居然是宋健。突然之间身子猛的坐了起来。

他朝着自己的脑袋摸了摸,还好脑袋还在。又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浑身都被汗浸透。他捂着脑袋看了看时间现在刚好是下午5点多些。

宋健依旧不在房间里,一切都在顺意着王全做的梦进行。那么他到底会不会被解剖呢?

偷偷告诉你们其实宋健早就死了,被他的妈妈扔进了枯井里。

作者寄语:请支持我的长篇《浮生梦长》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