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雪 鬼故事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2-12 10:21 阅读:
眉间雪 鬼故事

纯阳的第一次下山练,由她带着门人下扬州城,烟花三月下扬州,桃花纷飞,铺满了青石街道。

初见他时,他仅是一个衣衫滥缕的乞儿,被另一群乞儿围攻。本应该落慌而逃的他却固执的拿着一把木剑对抗他们,眉间满是坚毅,朗声回应着他们的嘲笑,“将来我要成为扬名天下的大侠,到时候你们谁也欺负不了我。”剑眉横起,彰显着不屈。

一个同是衣衫滥缕的乞儿上前嘲笑,“就你还想成为大侠!到时候我就是纯阳的掌门了。来啊,让我们教教这小子怎么成大侠?”上前一把抢过他的木剑丢在地上践踏。

她看得心中一动,自发间夺出一支发簪,叮的一声直击入青石砖缝,吵闹的声音停止了,他看向她的方向。或许,月老就在这一刻打乱了红线,原本泾渭分明的人生有了交集,纠结成结。

那身明显惹眼的天蓝色衣服,腰带上的太极图,金属的发冠无一不显示着她是何人。

“快看,她的衣服,她是纯阳的人。”刚才宣称要当纯阳掌门的那个孩子首先认了出来,博取哗声一片,纷纷作鸟兽散。

安静的街道只剩下两人,微风卷起桃花瓣,她微笑的看着他,他不敢和她对视,低头看着那把断成两节的木剑。

她上去拉住他脏兮兮的手,他挣扎着松开,她笑着说:“跟我走吧。”他抬头,她的笑容映入他的眼底,漂亮的如同三月纷飞的桃花。

“干什么呀。”他扭头不看她。

“你不是想成为扬名天下的大侠吗,跟我走吧。”

“去哪里?”

“纯阳。”

一座破败的道观,凉风微起,吹动外面丛生的杂草,一高一矮的身影跪在观音像前,她喝下他奉上的茶。

“俯首作揖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以后就是你师父了。”

“徒弟,你多少岁了?”

“七,七岁。”她的眼睛笑了起来,天蓝的绶带在她身后飘扬。

“我先去给你买衣服和糖葫芦,你等着我啊。”她刚迈开一步就动不了了,回头笑看着他,“你是不是在害怕?”

“才,才没有呢。”

“那你为何攥着我衣角?”他低下头,手还是紧抓着她的衣角。

“好了好了,一起走吧,我们师徒闯荡江湖,同去同归。”她拉着他的手往道观外走去。

到了纯阳,高门朱院,恢宏壮观的亭台殿宇无不让他紧张,看着其他统一穿蓝白纯阳制服的同门弟子更让他自卑。他抬头仰望着身边的她,头上的金属发冠晃得他刺眼。

她走上高台,殿下万人齐呼:“拜见长老。”他又开始慌了,他怕比不上别人,原来这便宜师父竟有如此地位。

夜里的他睡得极不安稳,睁眼望着窗外的漫天北斗,手边放着一套全新的纯阳门服。他觉得这一切美好的就像在做梦,睡在床上,有新衣服穿,有饭吃,不用挨饿受冻,去捡剩饭剩菜,跟别人打架,好怕醒来什么都没有了。

第二天,她开始教他拿剑练剑,心法口诀。他练得很认真,他终是没有忘记他那个名扬天下的梦。

春来东往,雪来霜降,他日复一日的练习,在烈日暴晒下扎马步,在霜雪中击雪起舞,她总是在旁边啰啰嗦嗦的指导他,在大雪中撑伞为他吹箫,在大雨中为他守着一篮子饭菜,在夜里为他盖好被子,她对他近乎溺爱,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十岁。可以正式拜入纯阳门下了,但她也不能再教导他了,毕竟她也是荣誉长老而已,他心里很不好受,反其道而行。

“马上就要出师了,我给你做了新衣服,快来试试看。”听到出师,他心里又开始憋闷,快走几步把她甩身后。

他一把挥开递到他面前的糖葫芦,“呸,都跟你说了我不吃糖葫芦。”

她扯住他的袖子,他一把挥开,“你怎么还跟着我,你烦不烦啊。”他怒视着跟上来的她。

她脸上的光彩开始黯淡,小声说:“我想你试试我的衣服嘛。”他也没了继续激他的兴致,蹲下年看着地面的蚂蚁,“你的衣服太丑了,我穿着它怎么名扬天下。”她拿着衣服的手失望的垂了下来。

“你一个人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有出去过,你是在等着什么人吗?……”他还想说,“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她却干脆利落的打断了他,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作者寄语:这是根据一首歌曲mv改编的,说实话我是看一次哭一次的,很棒,如果读者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看。最后,,,,求评论啊。^O^


12下一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