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平安是福

平安是福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1-12 11:35 阅读:

  平安、健康是人生最大的福报。这是我最近最大的感受!

  2016年6月15日,妻子沈浩萍抽空去县医院体检中心做个体检,这也是她女儿献给她的孝心:去年底,县司法局为职工组织年度身体健康检查,女儿考虑自已年轻身体棒棒的,就将体检卡让给老妈去做个体检。由于上班忙,妻子一直没有时间。这天体检回来妻子很高兴,说同事的媳妇在医院当护士,遇着了前前后后帮跑着,省了不少事,并说明天14:30后去拿体检报告单。

  第二天下午,妻子的同事小宣带来了体检报告单,并说医院的医生提醒,要找个内科医生看看。妻子回家和我说了,我也没有重视,“体检报告上的指标只有医生看得懂,这没什么奇怪的,例行职业言语罢了。”但在妻子的重视下,我俩在星期五的下午来到县阳光私立医院,找这儿做医生的表姐夫看看,表姐夫军医转业,后在县二院内科当主任,副主任医师职称。几年前退休了,他很吃香,一退下来聘请他的单位不断,这不,一个月前又被阳光医院内科高薪聘请来了。阳光医院内部装修条件很好,姐夫和从县卫生局医政科退下来的朱银祥科长一个办公室,两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打开体检报告,姐夫仔细地看起来,最后姐夫说,小沈这个年龄的总体各项指标还不错,应该重视的是有项“甲胎蛋白”指标略高。你们不要害怕,“甲胎蛋白”指标反映的是肿瘤标志物之一,人体如果达到400—450个单位就考虑是肿瘤了。你现在是28点多,超出正常值0—7的范围,也该引起重视。报告单上检查结果说是肝囊肿和胆结石,肝囊肿不可怕,90%的肝囊肿是先天性的且是良性的,如果肝上等部位有变异,就有可能引起该指标升高。“你得没得过肝痰?”妻子说没得过。姐夫说那就建议做个上腹部磁共振。我说如是这样,我们明天就做。姐夫说要做就去安庆做,效果好,“如果明天去的话,我现在就联系安庆一院排个号,你早上不吃不喝就过去立马就做。”我说好的。姐夫又从医生的角度疏导着我们,但我的心开始紧张起来。

  去安庆那天,女儿的男朋友起得很早开车过来了,我们一行在东至县城上了安景高速。由于姐夫提前和安庆的医生预约了,到安庆一院泊好车,就立马做了磁共振,导医还要求家属也进去,协助动作着。大大的机器、滋滋的电流声让我都害怕,事后我问妻子怕不?妻子说有我在身旁不怕。我们等着十二点了才拿到片子和报告回来。一回到东至县城,我就打电话给表姐夫问他上班否?姐夫说在上班。我就立马赶过去。姐夫看过片子和报告后说,情况还好,肝部有多个囊肿就可排除了,没问题。还是胆结石。妻子说是胆结石就做手术,近期老觉得胆囊部位不舒服。姐夫说做胆囊结石手术现在不复杂了,东至县医院都能做,县人民医院技术最好。朱银祥老科长热情地说,如果在东至做可到中医院做?姐夫说不,要做就到人民医院做。朱科长说那行,我帮你联系东至最好的医生外科胡珍斌主任,主任医师(正高职称),外号“胡一刀”。我说好,请帮忙。朱科长当场就拿起手机拨打起来,叫通“胡一刀”后,胡医生叫明天到他办公室去,了解情况后,尽力做好。

  说起这个“胡一刀”,我心理很纠结,他不知道我但我记得他。当年我的父亲手术就是他做的,三十多年过去了,父亲在县医院走时的情景我仍历历在目,他就是最后在病房里忙碌的医生之一。这些年,我一直怨他没有救治过来我的父亲,尽管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医生也是回天乏术的,但总是有个心结。现在终于成就了“胡一刀”,我还是将信将疑……

  如约来到县人民医院,也如约在外科楼的三楼见到了“胡一刀”。他也老了,瘦瘦的,个子不高,五十多岁的样子,但人很和蔼。在他单独的主任办公室里约见了我们,很关心地问起了病情,我们回答着并递上了有关的检查资料。妻子如实说起了胆结石病史,“大约在读初中时就有胆结石了,原先只当是胃病,后来知道是胆结石,但一吃吃‘胆石片’就好了,多年都是如此,不是很痛只是有时膨胀得不舒服。现在就不舒服。”胡医生说,那就是有大约三十多年的胆石病了,很严重了。一般胆石病症五年左右就考虑手术了,否则会引起其他病变的。他看了看病历检查等资料,说就怕胆壁增厚和肝部粘连部位。最后他说好了情况都知道了,他将慎重地做个手术方案,还将远程和省里专家会诊,这就将患者的病历传送过去。“你们先办住院手术去,家属把联系号码留下来”。一会儿胡医生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到了外科办公室,胡医生和我说:“刚才和省立医院专家联系了,他建议你们再做个‘CT(扫描)加强’,我也同意这样做。”我说好的,但只能明天做了,明天才能空腹去做。

  在做“CT加强”时,执业医生的一席话又让我担心起来。“你们是做胆结石手术吗?不会的,做胆石手术不会做这个项目的”。而且还说得很肯定,妻子和我的心情都沉重起来,尽管妻子不说话。CT片子要到下午三点后才拿到,中午回家再也午睡不着:妻子不会有什么的,不就是个胆结石吗?平常又不痛,她是最怕痛的,所以,就一直不敢提做手术的事,耽误了这么多年,要是早做手术就好了。如妻子真有什么不测,我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这大房子干什么?这都是我和妻子省吃俭用才买来的。将来谁下厨房?我菜都炒不熟。谁给我洗衣服?谁去买菜?谁再陪我去历山老家转转?我俩都退休后,还准备去历山老家弄块菜地种种,吃些生态菜什么的,我俩还要一起慢慢变老……我感觉天要塌下来了,内心很恐惧,不知不觉地走进书房里,上电脑查起胆囊癌的救治方法,一查更恐惧,胆囊癌发生率较少,目前没有很好的救治方法。我关闭了电脑,表面上很平静。

  还不到三点,我们就去了县医院CT室,妻子说她在那等会,我因有事非要去趟局里处理一下事情去。等我回来,妻了已回病房,说片子已拿到手了。我上楼拿到片子报告单看后,心里轻松些,赶快送到胡医生那去,胡医生看后说,从片子和报告看还是不错的,我还要传给省里专家看看。半个小时后,专家意见出来了: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由于胆囊壁增厚,要增加考虑一套胆囊与肝粘连处的切除手术方案。胡医生建议:“做我肯定能做,但肝部分切除手术复杂,把省立医院专家请来更保险。如果真是病变了,专家做了就是省立医院的水平了。”我当即拍板,请专家来做。专家的费用我个人承担。那天晚上,我来到胡医生的办公室,他和我谈心,别紧张,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我从医三十五年了,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蚌埠医学院毕业生,一直奉献在东至,对东至人民我非常有感情,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我也老了,快退休了,等县医院17层新大楼建起来,我还想分设外一、二科,传、帮、带好新人,更好的服务东至人民。我们医院是二甲医院,在池州县级医院中软、硬件都是首屈一指的。”

  手术时间定在星期四是6月23号,专家才有时间。他8:00时从合肥出发,预计10:30到东至,妻子是10:30进七楼手术室的,麻醉师是东至最好的副主任医师吴盘珠女医生,家也住丽山秀水小区,妻子和她经常一起坐公交上班认识的。11:13合肥专家进手术室。12:10手术室的医生,要我拿所有检查的片子给他们看,我吓蒙了,这时候要片子看?我腿都软了,但还是小跑着从七楼到三楼,又从三楼回到七楼,亲友们只有看着但也帮不上忙。12:30胡医生和专家俩打开手术室的大门,将切除后的胆囊和结石托在器皿里给我看,我看到胆囊壁增厚还像有痰症的样子,十几颗大小不等的结石躺在里面。胡医生还让我保留三粒结石并说手术顺利。12:50妻子手术成功,被顺利送入三楼外科十二号病房。胡医生告诉我,好好护理,一切正常,胆囊与肝的边界清晰,专家说是胆囊痰症的可能性大,只切除了胆囊及结石,认真、仔细清理了创面,还要做病理切片,最终定论。

  我的心还是悬着。最终定论怎么样?阿弥陀佛!

  七天过去了,妻子在医院恢复得很好。媛媛(女儿)的外公外婆送来的鸽子和二舅、大姑送来的黑鱼汤,还有东边江家姑奶奶及其未来婆妈的老母鸡也取到了很好的作用,领导和亲朋好友的看望也提振了精气神。第一天很虚弱。第二天感觉刀口子有些痛。第三天我强迫她下床试着走动。第四天能走到阳台上活动了。第五天能在医院三楼走廊里活动。她还看望同病相连的病友,说她们的麻醉不如自已的麻醉打的好,减轻了不少痛苦。是第四天通气的,撤除了导尿管和胆汁引流管。这天忙坏了前来照看的亲家母,前几天都是媛媛大姐姐(我的大侄女)和小姨辛苦照顾的,因我在县里参加十四届党代会,不准请假。但一散会和晚上,直至第五天后都是我照顾的。妻子是第六天解大便的。从第五天开始,我一直悄悄地和胡医生打听病理报告出来没有?妻子有时问我,我都敷衍过去了。第七天早上医生查房,胡医生当场宣布病理报告出来了,“你们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一切正常。明天就拆线出院了。”一听这些话,我顿时有些傻啦,眼睛异样地看着胡医生一班人,感觉胡医生他们真的是一群妙手回春的白衣天使……

  嗨,我的心里的确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妻子平安是我的福份哪!突然感觉心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迸发出来,如不是在三楼上,我会沿着医院的操场狂奔起来,犹如得了冠军的、身披着国旗的运动员一样!

  胡医生,你知道吗?这次手术颠覆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你不高的个子忽然变得高大起来!

  感谢这次体检,是上苍的安排,让我们抓住了这次做手术的良机。

  真的,朋友,平安是福,阿弥陀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