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和如来佛一般的父亲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1-12 11:35 阅读:

  大家都看过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吧,大闹天宫的孙悟空把玉皇大帝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玉帝嘴里还喊快去请如来佛祖。我说我的父亲像如来佛,可不是因为他长得像如来佛祖。而是我父亲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化解别人无法化解的矛盾。

  以前在单位就是这样,后来退休了还有人找他来化解矛盾。后来我们搬到了城市里这些年没有人找他了。我想起来这些事情就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就写出来给大家看看。

  那是七十年代初的事情了。这个都是听我爸说的,408工地出了一个工伤事故死了一个人。这个人姓焦,他有四个孩子,他的老婆厂里人都是叫她焦老婆子。这个焦老婆子当年不是正式职工,她就让她家的老大老二顶他爸的班,又让自已其他两个孩子顶替自己的班了,由于年纪太小不够条件她就几乎天天找领导闹。当时她就是四十几岁,由于要安排好子女的以后的工作问题。焦老婆子就天天的闹领导干部,没有一个人管得了她。天天都是到办公大楼闹。可以说谁给她的思想做工作都不行。连领导她也敢打,领导姓孙带了个帽子,焦老婆子就一巴掌就把领导的帽子打掉了。办公楼开个会她就坐在办公桌上,去开会的人一看是焦老婆子在马上都走了。领导一点办法没有就叫我爸过去给她做工作去,我爸好好的给她拉家常语气和蔼客气。焦老婆子就自己离开了办公大楼了,还主动的给当时的领导赔礼道了歉。

  又有一年又是什么涨工资的事情。焦老婆子又跟领导闹了起来,焦老婆子日夜不睡觉天天在街上骂街。给领导烧纸烧周年气的领导没办法,她还在路上支了一口锅把一个面做的人当领导给油炸了。还在领导家的门口烧香,整的领导没办法出门打电话给保卫科。保卫科的人过来一看也没办法,一个家庭妇女你也不能咋样她。弄不好她抱住你大腿你连脱身都难。在这个时候领导又打电话叫我爸过去,帮助他们让焦老婆子离开不要再闹了。我爸过去以后就给她说这样影响不好,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的办。过去一会儿她就自己离开领导家门口了。这个是我听我爸他们说的,在这以后我们这个工厂就改成技工学校了。当时改为技校的领导叫赵庆元,赵庆元也害怕这个焦老婆子也和他闹过几次呢。赵书记还是叫我爸过去劝她,她就不闹了,以后的就是我看见的了。或者听见的了。

  过去我家住在筒子楼里头,倒是我家住的是个三楼隔壁的是个老工人姓密。就是因为文化大革命别人让他也揭发某个走资派。他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走资派,就一晚上没有睡觉第二天就老喊口号一看精神不大正常了。他非常害怕有人靠近他的儿子害怕被人抓走。他就会拿着一把匕首在楼道里乱刺吓唬别的人,就是我爸过来过去他一点不在意。他有时候就厉害一些的时候,就把他老婆的头往水桶里按。后来实在不行了,就是让好几个人把他用绳子捆起来送到精神病医院去了。可是几个人一起上也整不过他,领导就让我爸过去让他安静下来。我爸过去就和他聊天聊着聊着,几个人在远处慢慢的接近,一拥而上才把他按住了,送到了成都精神病医院了。等过了几个月他好了,也过来感谢我爸呢。

  还有一次老密犯病害怕别人抓他,就从三楼窗户里跳了下去,可是一点点也没有受伤。爬起来就跑还跳进别人的鱼塘里,他儿子花了五十块钱让人把他打捞上来背回家的。等老密正常了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唤作密大侠。就是这样慢慢的,厂里很多棘手的事情都去找我爸爸去,有一年我们的一个楼的夫妻打架老公向老婆举起了菜刀。就在这个时候我爸突然把那个老郭大声一吼,当时就把他镇住了。要不然可能他老婆就不好说了,经常是我爸刚刚下班回家刚刚吃饭就有人喊老计又有事了。一般多数都是保卫科的人叫他的,教务科有个老师是个间歇性精神病经常打人,那个人姓由,有几次犯病就打人保卫科五个人一起上也不能制服他。他人高近两米二百多斤手持一把二尺长的三角刮刀,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我爸说他是我当时调过来的没事的我给他说话,你们慢慢的接近他把他的刀夺了,把他送到医院里给他打一针安静剂让他好好睡一觉吧。我爸就和他打招呼老由你在干啥呢啊,当时马路上没有一个人,都离得远远的。老由说道他们都在欺负我,我就拿刀子吓唬吓唬他们的,我爸说老由你把刀子给我吧,这样容易伤到别人也会伤到自己的。老由慢慢的有一点犹豫的时候,突然保卫科五个人一起冲上去把老由按住把他的刀子夺走了。用绳子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的送到了医院里了。后来老由又犯了几次病把教务科的一个女老师一巴掌就给打的脸肿的像馒头一样,嘴巴都张不开了。还是找我爸给老由做工作又给他送到精神病医院了。有一次老由犯病把他自己家里养的宠物狗,一把抓起来一下子就给摔死了。他女儿老婆都哭了,又把他想送到精神病医院还是没有人敢碰他。还是找我爸过去,才把他劝到救护车上,后来我爸由于在某些问题上和当时的领导意见不一致就从组织部被调到了食堂科了。食堂科这个地方可是整个学校最难管的地方了,食堂科是一个很多人都各个单位不要的人。或者表现不好的人,我爸就从八五年就管理食堂科了,起初好像是不太好管理。但是慢慢的发现这些人都是非常有特点的,只要是摸透了他们的脾气就比那些有高学历高职称的人都能干事的。每一年食堂科的营业额都在一步步的提高,超过过去的任何一届领导。每年都要把剩余的钱给每一个技校的职工发福利,夏天发西瓜一个人一百几十斤。秋天发苹果,桔子,香蕉,梨,八月十五发月饼。国庆节发鱼,寒假发带鱼。一般一个人当时都是二三十斤,有一年保卫科科长突然给我爸打电话说,老计你快到办公大楼来,校长被你们的食堂的炊事员文礼拿着菜刀堵在办公室里了。说要两把菜刀闹革命了,当时是因为奖金的问题想不通了。那文礼是个黑大汉保卫科几个人不敢靠近他,过去是因为打架成性才被整到食堂科的。当时我爸赶紧就过去了,我爸一看文礼还在李校长办公室拿着菜刀往办公桌什么拍呢。我爸过去一看就说到,文礼你在这儿干啥快给我回去,文礼就像一个干了坏事被批评的小孩子一样,就乖乖的跟着我爸回去了。后来这个人还被培养成为一名三级厨师呢。

  我爸是八五年去食堂科的,一直干到九八年内退,在九十年代初有一两个当兵转业分配到哪个单位都不要的人。一个叫元曾斌,一个叫陈晓军,特别的不好管。元曾斌只要是一喝酒就发疯谁惹他他打谁,而且一喝酒必醉。他在我爸的单位里工作了两个月,就被检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不能从事食品行业,就在家里呆着吃劳保了。有一天学校的校长梁如福,不知道什么事得罪了元曾斌,当时他也喝了一点酒,拿着一根木棍就去打梁如福,梁如福赶紧跑回家关上铁门。元曾斌就在门口砸门,就是这样一直打门几个小时,梁如福不敢出门了。就打电话给保卫科,保卫科几个人一起过来都被元曾斌打跑了,要是他拿的不是棍子不知道会杀死多少人呢?打的浑身都是血,不亚于古代赵云之勇,后来实在没办法了保卫科科长就直接到我家来找我爸了,我爸赶紧过去,元曾斌一看是我爸,就软了下来。我爸说你又是喝醉了吧,快把棍子扔了,他就乖乖的把棍子扔了,乖乖的就跟着我爸回家了。到家里把他扶到床上他就呼呼的睡着了。又过了没有多久他老婆和他那别扭,想和他离婚就跑到了娘家了,他就追了过去,老丈人不让他进去,他就发火了就把老丈人的门给踢碎了。还把门框子也给踢掉了,又是保卫科派人来找我爸说你快去看看吧,元曾斌又在他老丈人家里闹事了。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把门砸碎了,我们都打不过他,我爸马上过去了,一看确实闹的不像样子了。我爸一过去他一看我爸,他就说科长,你咋来了。我爸说你看看你像话吗,你好好的你媳妇能和你闹吗?赶快把门让木工房来人修好,赶紧给你老丈人道歉,以后可是要学好了。你都三十几了啊,好好的不好吗?当天他就让人把老丈人的门修好了,我爸又去给他老婆老丈人做工作,以后生活的非常幸福一直到现在。陈晓军也是一个爱打架的人,有几次就跟技校生闹别扭打架,也是保卫科几个人都被他打跑了,还是找我爸才平息了一场械斗。以后几乎一年总是有一两件人家处理不了的事情就找我爸。每一次都能解决问题,后来我爸就内退了。那是九八年的事情了,就是退了休还是有,处理不了的事情还找他。一直都是这样一直到了零七年我们家住在汉中市。因为没有和厂里人在一起买房子,现在我爸回忆起过去心里总是难以忘记,人的一生不管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不管是富裕的,还是贫穷的。也不管是长的还是短的,都是人生命的经历和体验。也许到时候一切的得失荣辱也就是只能留给我们的,也就只有片片的记忆了。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