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酷刑-酷刑;抽肠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1-09 17:44 阅读:
极度酷刑-酷刑;抽肠

桃亭乡是大楚边境的一个小地方,其中一个村子里有个恶霸叫癞子,在七岁的时候因为家里人全被戎匪所杀而变成孤儿,村里善良的村民们见他可怜就一家给他一口饭直到把他养大成人。

但是这厮却是个不知道报恩的泼皮,整日好吃懒做,惹是生非,最后愈演愈烈开始欺负村里的老人和小孩儿,甚至还差点闹出了命案,给桃亭乡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日子久了村民们渐渐都不待见他,再也不给他饭吃,这让毫无生存技能,也毫无家底的癞子没辙了,人活着就要吃饭啊,不吃饭怎么行呢?癞子开始在各家门口哭嚎,日复一日,把村里的村民都吵的夜不能眠。

实在没办法,村长带领着几个壮汉,趁他白天在自己家的破房子里睡觉的时候把他装进麻袋里五花大绑,用骡子把他拉到村子西边那块儿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村长还好心把他扔在了一个猎人所搭的废弃的草屋里,然后整整走了一天一夜,才回到村子,从此这个村子再也没有这样一个惹是生非的无赖。

癞子在森林里醒来才察觉到他被村民们赶出来了,不尤的有些生气,但是由于他从小根本没出过村子,也不认识这地方,自然也不知道回去的路,所以只能急的在原地打转,最后还是靠自己的能力修补好了草屋,还在里面找到了一副虽然很旧但是还能用的弓箭。从此在这个深山里当起了猎人。

几年后癞子找到了回村子的路,但是因为害怕村民们再次把他赶走,所以并没有在回去,可是他却开始日日夜夜想念那个村子来,想念他的家乡,所以每天都站在山顶眺望那个村子。

有时候离村子近点,闻到那些村民们做饭的香味,怀念着那些从小把他养大的的饭食的味道。

可是这一天他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来,因为山那边有马蹄声传来,这是癞子从小到大第二次听到马蹄声,但是他一下子就辨认出来,因为这是害他失去家人的声音。

癞子听到这声音立马朝村子狂奔而去。

虽然这村子看起来挺近,但是癞子还是跑了很久,但是毕竟他是两条腿,那些骑马的是四条腿,癞子还是晚了一步。他躲在路边的沟里看着那群熟悉的戎匪马队扬长而去,然后才起身快速朝村子跑去,因为他还抱有一丝希望,就像他小时候那样,那些戎匪只是杀了一家人而已。

但是当他踏进村子入口,孩子无助的哭声让他一下子又想起了他的童年,想起那个血腥的夜晚,他知道,他想错了,他疯了似地跑遍了所有村民的家,发现竟然一个活的都没有。除了村口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就像自己一样,有着相同的经历。

癞子颓废的走到孩子的慢前,将自己的猎刀高高举起。

‘嗖’的一声,他的猎刀还没砍下来就因为这个声响而顿住,他抬起头一看,一支箭穿透了他的手臂,他脸上残忍的笑僵住,然后木然的转过头看向村口。

一队官兵齐齐的站着,最前边那个当官的拉弓的姿势还没有收,他冷笑了一声:

“大胆狂徒,你连屠了五个村子,简直丧心病狂,竟然连个孩子都…唉”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把将弓箭扔给下属,然后对他们说道:“把这个屠村凶手给我拿下,带走”

癞子并没有反抗,一脸木讷,因为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官兵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五花大绑,然后带走了。

癞子在牢里关了三四天,直到处刑的指令发布下来,他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行刑日,癞子被带到石台上,官吏大喊开始行刑,几个大汉按住他,然后一个人扒掉他的裤子。

围观的路人中不少女人都羞得转过脸去,当然接下来行刑阶段,她们也是不敢再看了。

高高的石台上有一条横木杆的中间绑一根绳子,高挂在木架上,木杆的一端有铁勾,另一端缒著石块,像是一个巨大的秤。

一个人将一端的铁勾放下来,塞入癞子的肛门,把大肠头拉出来。

“啊~”癞子疼的大叫出来,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要被处死,但是为什么连个审问都没有?

可是这是他想挣扎已经晚了。因为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被绑的死死的。

那人把他的肠子挂在铁勾上,另一个将另一端的石块向下拉,铁勾的一端升起,癞子的肠子就被抽出来,高高悬挂成一条直线。

作者寄语:嘿嘿嘿!看完这个故事有没有菊花一紧的感觉!『坏笑』


12下一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