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皮子 鬼故事

推荐人: 来源: http://www.120ya.cn 时间: 2018-01-09 17:44 阅读:
黄皮子 鬼故事

有一种动物在我们国家那是真的名声狼藉,为什么这么说呢,在中国,就算没读过书的人,恐怕都找不出几个你说出“黄鼠狼给鸡拜年。”然后让他接出下句他接不出来的人吧。

黄鼠狼,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表示着奸诈之徒,反正就是没安好心,所以在民间黄鼠狼又有鬼神之引这一说法。这种动物经常出现在坟地,在我们哪儿,就把它当成死鬼的化身,白天出来作恶的化身,反正只要是见到了黄鼠狼,保准就没有好事儿。

黄鼠狼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黄皮子,也许这个名字更加的是和它,光是听起来就给人一种寒栗的感觉。这个故事是我们同村的一个大叔的故事。

大叔叫做杨连供,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估计要是他当特务就完了,连供了。这一天杨连供在山上割猪草,隐约间他感觉好像有什么声音在靠近他。

下意识的他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野兽,也是他赶紧背起了装猪草的背篼,然后朝着山下跑去。可是身后的声音就如同附骨之蛆一样一只跟着他,不远不近,一直保持着那个距离。

杨连供也许是太紧张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一只跑着,朝着山下面跑,也不管有没有路,反正就是朝前跑。一路上还被树枝给擦伤了好几次。

跑着跑着,身后的声音没有了,杨连供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周围,这地方有些熟悉,可他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来过。就在这时,他突然响了起来,这地方不是乱坟岗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乱坟岗顾名思义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杨连供的心紧张了起来,该不会是身后那东西把他赶到这里来的吧。 杨连供举起了手里的镰刀,以备一会有什么东西攻击他,他好防备。

可是周围静悄悄的,就连一点鸟叫声都没有。杨连供心想这么下去不是事儿,于是他迈起脚步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一声细微的响动却是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杨连供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是一个坟包,杨连供直接就把脚都吓软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有时候兔子急了就得咬人,况且是人呢。

杨连供心一横,拿着镰刀就冲了过去,两刀把草给劈开,顿时间,发出声音的家伙就出现在了杨连供的面前,这是一只黄鼠狼。看着这黄鼠狼杨连供眼睛都直了,这一腔怒火总算找得到地方发了。

二话不说,杨连供举起刀就看向了黄皮子,一刀一刀的砍下去,到处都是黄鼠狼的鲜血。砍死了这只畜生,杨连供还不解气,他点了一堆火,用镰刀把这畜生的皮剥了,直接就架在火上烤来吃了。

下午,杨连供背着猪草回家了,把猪草切出来,然后用大锅炖好,这才拿着烟杆跑去和其他老头吹牛了。

就那么闲逛着时间就到了晚上,当时的人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杨连供就拿着他的烟杆回家了。 回家之后躺在床上,杨连供就感觉肚子开始疼了,

莫名其妙的疼,难道是今天吃的那黄皮子有问题。杨连供也管不了多少了,只能是朝着厕所跑去。不过刚一打开门,杨连供就愣了一下,这可是三伏天,怎么会这么冷。

一打开门就显示跑进了冰箱里一样,肚子疼的不行,杨连供也管不得冷不冷了,直接就朝着茅房跑去。

蹲在茅房里,任凭是杨连供这么用力,就是拉不出来,可肚子还就是一样的疼。就在这时,杨连供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吹自己的耳朵,吓得他赶紧提起裤子张望起来。

杨连供比较赶时髦,茅房里也装上了电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杨连供的心可是揪了起来。现在继续拉,拉不出来就不说了,还很害怕,不拉肚子又疼。

杨连供想起了白天的事情,还是一把把裤子提了起来,赶紧就朝着房子里跑去。然而杨连供却是突然倒地,他直接就吓得连滚带爬了起来,刚才有什么东西在拉他的脚。

又是滚又是爬的,杨连供跑回了家里,赶紧钻进被窝捂着脑袋睡觉。可是就算是捂着脑袋,他还是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一声声凄惨的叫声,这声音不断的在折磨着杨连供。

杨连供怕的就不敢把头伸出去,深怕有什么东西就在被子外面看着自己。时间慢慢的过去,等到鸡叫之后,杨连供家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杨连供连声音都不敢发,这敲门声比那东西的叫声还恐怖。

“供儿快开门,我是你周大娘。”外面传来了声音。杨连供一听,这的确是周大娘的声音,他赶紧钻出被窝跑过去把门打开,看着门口的周大娘,杨连供差点就哭了出来。

看着杨连供这样,周大娘赶紧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东西?”杨连供一脸的疑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啊,要这么搞他。

“我就是昨天打了一只黄皮子吃。”杨连供的声音里有些委屈的说。一听杨连供打了黄皮子还吃了,周大娘赶紧叫了一声不好。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递给杨连供。

接过那东西,杨连供看了一眼之后疑惑地问“这是什么东西啊?”周大娘一皱眉说“这是红鸟蛋,你快点把它吃了。”红鸟蛋,我们这有个传说,红色的蛋都是公的下的,所以有保胎的作用。

一听是红鸟蛋,杨连供直接就把这蛋给扔了。“你个傻子,这可以暂时的压住那东西,让它不乱动,不然过不了多久,它就得吸干你的阳气,你吃的那只黄皮子已经成妖了,它现在要在你的肚子里转世啊。”

听完这话杨连供的脸都白了,赶紧就跪下了“周大娘你得救救我啊。”周大娘看着他摇了摇头说“你出点钱去娶个媳妇,然后我告诉你怎么做就行了。”

一听这话,杨连供虽然已经是老头了,不过还是又花钱去了个媳妇,这女的三十多岁,长的也一般。不过后来杨连供真的就没事了,这女的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不过这儿子从小就长得贼眉鼠眼的,手脚也不干净,村里的老人都不这么喜欢他。,大家都说他是黄皮子转世。

作者寄语:《》大家去看看,也是我写的长篇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