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风浓烈,似酒如绸,迎风而立,盼君归,秋愁阵阵,泪两行。面向大海,何时春暖花开? 胸前别一枚相思扣,愿君情浓心不变,白首不相离。一条丝绸做的绿绳,系成蝴蝶结的模样,穿过一鸳鸯玉坠,便成相思扣。你我各一半,置放胸前,意为表明心志:梁祝化蝶双宿...

  • 【1】 唐秋缠打开房门的一霎那,她稍微楞了片刻。往日的这个时间,陆天野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她回来。可是今天怎么回事?房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莫非他还没回来?唐秋缠啪的一声打开客厅的灯,她楞住了。陆天野正软弱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眼...

  • 碰触回忆,水过无声,浪痕之迹,望断天涯。复复何凄凄,复复何所思?情折何以堪,情深何以量?为君思红尘,为君舞剑簫!匆匆蝶飘飘,连连水潺潺,梦中何所依,梦中何所靠? 旧梦时节,思君之貌,思君之情,思君负心何匆匆?庄生梦蝶,蝶为君绕,本是同床梦,相离...

  • (一) 面对着那张已经失去了青春光泽的脸,白小川的心里透着一丝凉。这种凉像秋天里下的一场雨打在身上的感觉。泛黄的松弛的皮肤,不再细腻的双手以及略微臃肿的身材。此刻在白小川的眼里隐隐透出的是厌恶。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年轻貌美,身姿绰约,媚眼...

  • 1、从拖油瓶变成妹妹 夏紫紫还记得和妈妈一起搬进许浩家的那一天,半夏的阳光照红了半边天,知了在院子的树上打着悠扬的旋律,清风撩过小镇,更轻轻地撩动她长长的秀发。那时才十岁的她戴着大大的草编帽,小小的双手在碎花裙上打缠。妈妈和新爸爸进进出出又...

  • 【一】 安雪儿还记得让莫北第一次叫她婶婶的时候的样子。莫北不屑的表情,语言中带有较重的戏谑的成分对她说:你的年龄还没我大,凭什么叫你婶婶?如果不是看在乔安的份上,我会让你叫我声哥哥的!说完大笑了起来。安雪儿透过屏幕看着莫北毫无顾忌的笑容,忽...

  • 一 下雨,心很冷!无心的话。 跟你没关系!汝晓丹拍了我肩膀一下,挎着她那红包转身走掉。我心里很乱,感觉空了很多位置,就像一望无际的草原,太过空旷辽阔。戒不了烟,像是止不住的动脉出血,总会在夜里拖着鞋埋在黑暗里吐掉那一通通烟。 有时候也心疼支付...

  • 愿得一人心

    2018-05-30

    在Z城凄清冷雨下,热闹街头不知名的酒吧,一个最不显眼的角落,喝干了被子最后一滴酒的何泽。面前横七竖八的一堆堆啤酒罐子,玻璃的,易拉罐的。所有人都劝他,都醉成这样了,别再喝下去了。何泽埋在双臂上的那颗头颅抬起来,眼球通红。那一刻,何泽知道自己...

  • 在一所私立的高中,男孩女孩都是高三的学生 男孩的性格阳光,而女孩的性格却很高傲。 男孩的兄弟们知道他喜欢女孩,都认为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女孩的性格是那么的冷漠男孩在无意之间加上了女孩的QQ, 他们俩个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和对方聊起天来,关系自然就...

  • 一个拥抱

    2018-05-30

    一 那天,天气很好,晴朗的下午。日影刚刚西斜了一点。身穿紧身牛仔裤和黑色羽绒服的 梅子,走进了驾校的大门。因为是第一次来,只知道教练的电话,根本就没见过面,于是梅子拨打了教练的电话。 喂!你是哪位?是很有磁性的男低音。 梅子一时有点口吃,思考...

总:25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