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孩叫柯雪,16岁。长得很漂亮,会画一手好画!可惜、是个混混。-女孩在学校独来独往,没有人敢惹她,也没有人愿意和这个染了一头红色短发、打了12个耳洞、一身非主流装扮的人交朋友。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个小太妹。女孩对此不屑一顾,反正她习惯了。-女孩大部...

  • 爱情末班车

    2018-05-30

    梅子心里很纠结。她很欣慰周明的诚意,但同时心里又有点黯然,相亲就是为了结婚没错,可是她却不想为结婚而结婚鬼使神差地,在30岁生日到来前夕,梅子报名参加了妇联举办的玫瑰之约千人相亲活动。 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梅子觉得倒像是场面试,相互权衡,双向选...

  • ㈠、 苏谨年,我执笔,字里行间,用心编写,每一次都逃不过想你。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多年久经不变的习惯。 写你时笔不会因手而颤抖,但是心会痛,钻心的疼痛。 我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思念怎么就离不开我,也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执着什么时候才能消停。 走的那...

  • 他还在莫斯科 傍晚的时候,晓菲刚回到住处,快递员便来敲门。 精美的锦缎包装盒里,精美的一把檀香扇。扇叶轻呼一声打开,扇尾形成一弯优雅的半圆弧度,扇骨是一片片薄薄的木片,细密的缕空小花朵在木片上巧笑嫣然,一只孔雀栩栩如生跃然扇面,中国结穗子为...

  • 少年的爱情,永远不够用,一杯就足以了却一件心事。为午后预设的独木桥,在天亮前就被,一个女子梦断了,渐悟也好,顿悟也罢,谁能说清,从刀刃上失踪了多少情人。 李昱带着女朋友出其不意的拒绝木木的时候,是在木木生日聚会上,我们正准备去实习,木木的聚...

  • 咖啡变淡了 和郑立之间的问题其实早就出现了,只是一直自欺欺人罢了。 周末早上6点半,他在阳台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人就闪了,坚持四年的赖床习惯顷刻间改变,破门而出的时候,郑立折回身来,在门旁的正衣镜前驻足十秒,愈加反常。 仅是在上个周六,郑立老板...

  • 旅游团的吧车将我放在街边,车水马龙里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寻了一家宾馆附近的酒吧,于暖昧的气息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幽暗的卡台,明灭不定的烛火,醉眼蒙眬地望着台前那个唱忧伤情歌的女子。她长得小巧却不失修长,一件吊带的白纱裙子,及腰的黑色卷发,...

  • 她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他们住一个村。 那是在文革初期,她家是地主成分,是专政的对象。他家是雇农,他的父亲是村干部,根正苗红。为了摆脱游街示众的耻辱,为了得到一份安宁的生活,她的母亲带着六岁的她来到了他家,向他的母亲祈求着说,我们两家结成亲家...

  • 我一直相信,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我依旧是这红尘中最爱你的女子,站在清桥边,微风轻轻拂起我的衣摆。我依旧穿着你最喜欢的白色长裙,站在清桥边,握着油纸伞,遥遥相望。身着白衣的女子轻声低吟,身体慢慢的向河中心移去。如血般耀眼的夕阳映在她较弱的...

  • 左手光阴

    2018-05-30

    A 我和朴小菲是在校园文化节上认识的,那是在3月。樱花灿烂的季节里,两个人都被安排采访同一个教授。我第一个赶到,正想采访,突然背后有人叫我。一转身,朴小菲像风一样飘了过去,录音笔已经对着教授了。我本想喊:朴小菲,我可是先到的。但看着教授和她聊...

总:27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